南京市72岁母亲 我要为女儿撑起一个完整的家

|来自: 中国企业观察网

放大 缩小

  

 

  张高云为女婿做康复训练

  用手捋过每一根僵硬的手指,力道精准地按捏着紧绷的肌肉……长达一个小时的康复训练,是72岁的张高云每天为女婿小沈做的事情。这娴熟的手法,是他特意跟医生学的。如今,给女婿做康复已坚持了1700多天。他甚至用卖房子的钱为女婿支付了近六十万的医药费。谈起支撑他的原因,他说:“我只有一个女儿,一个外孙,我要为他们撑起一个完整的家!”

  50岁的女婿,在他心里依然是个孩子

  张高云是南京市莫愁湖社区的老党员,和老伴住在汉中门大街,这是女儿的家。见记者来到家中,女婿小沈挪着碎步,从卧室慢慢走到客厅来。张高云一字一顿地教他说着:“谢——谢——来——看——我。”患有语言功能障碍的小沈,现在已经可以清晰地吐出“你好”“谢谢”“再见”这些词汇了,而这都是张高云不厌其烦教了千百遍的成果。

  又到了做康复训练的时间。见有外人在场,小沈起初有些不大愿意,支支吾吾地比画着。张高云最了解他:“这孩子要强,好面子。”说话间,他又把角落里的一台吸氧机拿出来,给小沈用上。“每天都要给他吸半个小时,防止他大脑缺氧。”上千块钱的氧气机,对于他们来说,并不便宜,但是听说对病情有好处,张高云二话不说,就为小沈买了回来。

  小沈今年已经50岁了,在张高云心中,他依然是个孩子。女儿和小沈结婚已经22年了,客厅里还悬挂着两人的结婚照,可以看见小沈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。

  给女婿60万医药费,是他的卖房钱

  2014年7月,小沈在出差途中突发脑梗,在ICU住了半个月。“看了怎么能不心疼,全身插满管子,谁都不认识,也说不出话来。”张高云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在抢救时,他们才发现,其实小沈自从2008年生意失败以来,经济状况一直十分窘迫。“我当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,这个孩子太要强了,遇到困难从来不跟我们张嘴。”

  从ICU转到普通病房,小沈在医院住了大半年时间,花了五六十万的医药费,而这些都是老两口卖房子的钱。半年前,张高云刚把自己位于鼓楼区的一套房子卖掉,想置换一套改善型住房,拿到手的一百多万还没焐热,就拿去给小沈看了病。“当时我压根没考虑钱,什么都没想,只想着把孩子救回来。”

  在张高云心中,小沈也是个苦命的孩子,14岁时父亲就去世了,母亲也长期在外地生活。“他健康的时候,对我女儿很体贴,对我们老两口也和亲生父母一样,既然是一家人,我们就要对他负责。”

  只要还有能力,就会继续照顾下去

  每次陪小沈去医院做针灸,对他来说,都是一次挑战。张高云自己的身体也有不少毛病,腰椎间盘突出,膝盖半月板也有损伤。而高高壮壮的小沈有一百六十斤重,要把他抬到针灸台上,实在是一项艰难的体力活,更难的是结束后,如何帮他起身。“我根本拉不起来他,只有把我整个人都给他,他的一只手扒着我的脖子,我双手捧着他的后背,慢慢把他抬起来。”

  张高云告诉记者,每周两次的针灸是为了预防癫痫发作的。小沈的癫痫是脑梗的后遗症,每发作一次,恢复状况就会减退。“所以我们特别小心,刚开始平均一个月发作一次,现在,一年只发作一两次。”说到这里,张高云眉间的沟壑终于舒展开来。

  “我们全家没有一个人把他当作负担。”张高云告诉记者,外孙今年18岁了,已经从职业学校毕业,在一家汽车厂工作。“外孙很孝顺,每天晚上下班回来都帮他爸爸洗澡。”

  即便帮女儿分担了这么多,张高云还是会心疼女儿。“她白天上班特别辛苦,晚上还要照顾小沈,夜里要起来带他去上好几趟厕所,从来都睡不到一个整夜觉。”

  为了方便小沈上下楼,老两口一直盘算着买一套电梯房。由于预算有限,他们拿出自己全部的积蓄,在滁州买了一套。“等明年交房,我们就带着小沈住过去,多下楼走走,有利于他的恢复。只要我还有能力,就会继续照顾下去。”